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典故的厕身  

2009-05-19 18:34:39|  分类: 《杜诗制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侯有佳句,往往似阴铿。
余亦东蒙客,怜君如弟兄。
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
更想幽期处,还寻北郭生。
入门高兴发,侍立小童清。
落景闻寒杵,屯云对古城。
向来吟橘颂,谁欲讨莼羹。
不愿论簪笏,悠悠沧海情。

  (杜甫《与李十二白同寻范十隐居》)


  从一开始,就有“以诗论诗”的架势,几个方面的讯息寻隙而出:其一,同伴李白已经完成了一篇探访录——对于共同经历的一次交游活动,此君有言在先,尽管他在诗中不曾捎带言及他的同伴;其二,给出了一种肯定的文学判断——它与文学批评史密切相关,换言之,批判的开展总是饶不过“传统”,当然如果你非要把“阴铿”当作一个修饰词来理解不可,那就会看见文学批评的另一项博大的“传统”:如何选取哪些足以浓缩创作风格的关键词?其三,当诗人有意将同伴的“佳句”品性往早已心仪的更早时期的同行(亦可称为“前辈”)靠拢时,往往看似纹丝不动的人暗运阴劲,以表达文学阅读经历中的一种“似曾相识”,并意图与这首诗的潜在读者李白达成协议:你要自我赞美,就必须连同阴铿一起来讴歌,从而承认我已默记在心的衡量标准。尽管他有这方面的心思,但是极有可能并不奏效:李白也许不买账,很可能他所认识的“阴铿”是另外一个人,甚至可以说,他之所以得出这样一个断论(尽管并不武断,而是小心地使用了“往往似”,以减弱判断上的粗暴),是因为漫游时,李白偶尔表示了对阴铿的敬慕。
  在“阴铿”成为立诗之本的韵脚之后,他唤起了读者的期待,急于想知道似与不似又有什么区别。如果他不确定李白看到这首诗的反应,就必须紧接着缓解这一判断造成的紧张局面,或可说,诗的第三行、第四行首先就为自我积攒的压力松了绑。他心目中仿佛也敲定了一位可供参照的前辈,反复叮嘱自己要别开生面,道他人所未道(到他人所未到)。最初,你会觉得这首诗的启动与一种倒叙有关,而倒叙设定了自我的起点:对另一首诗的判断。在谈及探访的起因时,他用到的是“更想”,加大了对一项计划的热衷程度,也许在李白看来,此次出行只是偶然激起。正是由于探访之前的内心盼望不一,使得其后的立场有所不同。两位游客都尝试做出了比较,以便将自身认可的人生观平稳地放在路旁。更有趣的分歧在于纳入诗中的素材——无不表明每个人心目中的事实各不相同。也许,在另一个人的印象中,“寒杵”过于抽象,不着边际,不如手边的“寒瓜”来得具体实惠,或者,他并不持有对外界声音闯入的敏感,也可能他正沉浸在对话中,而置若罔闻。这时,你似乎看到了那会面的景象。
  尽管他一声不响,看着同伴狼吞虎咽,但是决心已下:在之后的诗篇中加以纠正——既是对友人及时的劝诫,又是对自我的审美观给予促进。“向来吟橘颂,谁欲讨莼羹”便是容易辨识的表态,宛如放在餐桌边的一份蓊郁的声明。然而,由于主语的缺席,你还不能绝对地把这一选择推定为他的主张。典故的厕身也缓解了对峙气氛,但兼顾诗的最后两行之后,你又听见了质疑置身其中——它使得刚刚前臧后否的价值判断快速得颠倒成前非后是。你仍然感到这还不仅是一种自我质疑,也是一种歉意:从诗一开始就存在的判断一直没有消耗掉它的副作用。


雁度秋色远,日静无云时。
客心不自得,浩漫将何之。
忽忆范野人,闲园养幽姿。
茫然起逸兴,但恐行来迟。
城壕失往路,马首迷荒陂。
不惜翠云裘,遂为苍耳欺。
入门且一笑,把臂君为谁。
酒客爱秋蔬,山盘荐霜梨。
他筵不下箸,此席忘朝饥。
酸枣垂北郭,寒瓜蔓东篱。
还倾四五酌,自咏猛虎词。
近作十日欢,远为千载期。
风流自簸荡,谑浪偏相宜。
酣来上马去,却笑高阳池。

  (李白《寻鲁城北范居士失道落苍耳中见范置酒摘苍耳作》)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