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耒耜顿时关闭了唇齿  

2009-05-19 18:02:50|  分类: 细读和断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鲜艳的红叶还在树上,
不鲜艳的已在地上翻滚,

除了并列,它们没有别的关系,
除非你想豪放或婉约,

又或者象征一番,
都不过是老调重谈,

即使你说它们不需触景生情,
又岂能永远鲜艳。

这样的秋天,不要也罢……
这样的狡猾,不要也罢……

  (杨铁军《红叶》)


  作为读者,我总以为能快速猜中那些中年诗人惯用的、存放在诗集中的、奏效的引擎。以准确命中靶心而自豪,这便是读者的荣幸,好像他常常不费踌躇就能发现诗人的隐情。比如,在一位诗人某一段时间连续写出的诗篇中,一旦发现那殷勤的辞藻,发现那些始终存在的事物之间的姻亲关系,就免不了为观光加了赏金。这样,当我告诉你,在这位诗人的一些最娴熟的诗篇中,“如果”正是那样的一台引擎时,我已经是养成了顽念,不再检讨此前的推导进程,而开始把心思放在说服自己的读者方面,非要为之揩拭受蒙蔽的双眼不可。如果这样,如果那样——这就是对固执己见进行了一番折旧,并服从于人世间最朴素的那些说法。在二元对立的反复劝说中,诗的旅程才是真正的互访。一位诗人的出色劳动依偎于此,在改善自我的同时,迁就了他的读者的需求。然而,逶迤之余,极有可能他将置身于新的盲目之中,或可说,置新的二元现实不顾。为了说服蛮横,他疾呼不止,几乎借用了类似的蛮横,“除了并列,它们没有别的关系”,我确实听见那堆放在墙角的耒耜顿时关闭了唇齿。他的工作的价值就在于瞬间的发人深省,尽管这阵阵反思可能伤及无辜。这瞬间的观念的养成终于提供了一条扬尘的公路,他奔驰其中,确有不担心临时抛锚的信心。现在,语言很管用,我被带入海上的礁石。正如他深知“鲜艳的”的正负极,或可说,只要他利用新近的观念,就可以在红叶之上,建立起一个看守政府。他是权利的申请人,也在履行他理应阐明有关“需要”之利害关系的义务。他僭越了词语早期寄存的权力,他就要建立一个毫不妥协的反对派。“都不过是老调重谈”就像是老调重弹的政治宣言,他呼吁着一种新近,却又担心这种新的极小可能。即便是经过他的添薪,事态不一定发生变化,而且一哄而起的话,很可能产生出新的畸变。也许,任何后期的弹奏,都是那不灭的老调。这儿潜伏的幸运也许包括老调重弹的周期并不太短。仿佛一股芳馥极力劝阻着,先是反抗,尔后不得不顺从,诗的尾声讲究卫生,达成了说服与反说服的妥协,并最终把一切人与物陈列在最初的古老关系中。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