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如何写一首政治抒情诗?  

2009-05-19 18:13:01|  分类: 《杜诗制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公本意筑三城,拟绝天骄拔汉旌。
岂谓尽烦回纥马,翻然远救朔方兵。
胡来不觉潼关隘,龙起犹闻晋水清。
独使至尊忧社稷,诸君何以答升平。

  (杜甫《诸将五首》之二


  在两组对应的视野中,诗产生了一种内在的动力:一组是今昔相比,见出两个时代之边患的近似;一组是汉胡之争,其中所存纠葛、恩怨、是非,可谓立诗之本。光是这些条件还不足以促使组诗各个成员主见纷呈、保持界限,也就是说,还得谋篇布局,将政论方略或一副好心肠条分缕析,娓娓道来,不可乱了阵脚。诗人如此,读者亦如此,格外关注寓意的分布,并小心羽翼振动不致多余,还须产生“蝴蝶效应”。所以,我愿意接受这种观点:五首诗分别例举五个方面的担忧,或从五个角度收拾残云败草,好比是领一群将士瞭望五个隘口的脆弱。这也是组诗写作务必讲究的体例,它告诫诗人要懂得如何均匀地分配体力,或可言之,组诗反对一种浮夸作风:语意未绝,舍不得割弃,只得分章分节,造一个逼仄的空间,以便安身。
  如果紧盯互相对应的诸条件,就能发现:不止两组对应的关系存在,应进一步说明,这个组诗一直在由此及彼的对应关系的设置中运行。或可说,这儿还可能存有一种因果倒置的逻辑观:这种所谓的对立组合实际上是由律诗内在的法则所要求的。按浦起龙的说法,第一首“为备吐蕃者告也”,第二首“为借回纥者告也”,大抵看到了诗人的用心。我所好奇的是,这个涉及政治见解的组诗如何不因言明了利害关系而丧失诗的威严、规整,反倒是一次示范,为那些怯场的政治抒情诗人。说到底,它造成了一条沟壑,或者说,它使得诗冠以“政治抒情”的头衔就像完成了一回互惠互利的媾和:如何写一首政治抒情诗?或者广而言之,如何写一首涉足政治的诗?我的顾虑在于:一为见解太浅,二为无力化解僵硬的现象,诗意无法释放,缩手缩脚,一下子失去了往昔风骨。
  “韩公本意”一出,实际上就奠定了这首诗的基调,接下去,如实交代即可,好像暂时挤掉了其它的素材,让组诗耐心地遵循一项宏大的计划。但如果移花接木,套用至今,则会碰见不少阻碍:一是个人英雄主义色彩的丧失,或可说,用当今政坛人物的事实作典故,未免生硬、唐突,好像他们不足以浓缩为单一意味的符号,他们不受象征的特遣,同时,也有不妙的感觉,那就是一种积累多年的反感,阻止了当代诗人在一首诗中启齿交代一个人:一个缺乏诗意的人。这是一种有关“缺乏”的长期偏见的反馈,现在,很少有诗人十分出色地完成了转换、说服、使之妥善的工作,换言之,一场边境贸易还没有出现,仍然在紧张的商议中。二是对时局的动向、法令的本意缺乏洞察力,好像这一方面的本领已经不属于舞文弄墨之徒的胸襟,退一步来说,当代诗人所写的优秀政治抒情诗是一个闪烁其词的模型。三是如何在政治现实的干扰之际,诗的抒情本质蔚然成风、屹然不倒?也许,对那些打算在政治抒情诗方面一展风度的当代诗人来说,他只有把任何的生活境况都当成政治现实,才有可能抛弃习见,勇往直前,喁喁不止。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