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乡下祭司遗留的钥匙  

2009-05-19 18:01:14|  分类: 细读和断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家的后山,
有几块墓碑一样的石头。
每到春天,就会神奇地松软,
旁边几棵檫树异常地茂盛,
我们顺着石块往下爬,
发现一个小庙,是社神住的

——是我们搭的。每年春天,
我们都会跑到那儿去玩,
搭新的小房子。给土地,
给观音和本地的一个神做住的;
无序的文字顺着石块的皱褶爬行,
不知我们的学识能否让他们看懂?

这些神住地一起,
不知是否有个邻里往来、互通消息?
每当我们村里有事,就有人上去叩拜,
我祖母、我母亲、我姐姐都这样做过,
虽然时代在变,哭的方式在变……
祖母还说孙子“干了一件好事”。

听说有一个神喜欢弓箭,我们
就做了一张微型的小弓放在那里。
听说有一个神喜欢荷叶,
我们就将泥巴捏成荷叶的样子。
(也不见他们真正用,日子一长
纸就发白,材质的缺点就露出来了)

还是有人用的,恍惚的人坚信这一点。
还是有神在的,思维缓慢的老人们说。
有的人宁肯拆掉自己的房子重建,
也要兑现在小庙前的那句许诺。
有人灾祸连年,有人祸不单行,
也怪不得那座小庙。我叔叔也没怪。

  (牧斯《庙下和》)


  有一种诗摆脱了犹疑不决,变得干脆,允诺往事能从中借题发挥,如果你跟踪过这位诗人近来的形迹,就会发现诗确实能轻易地成为编年史。如果他不受干扰,更为精致地处理簇拥在四周的素材,你将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那一段时间的记忆已由他全部完成。他默默遵守着那预定的法则,保持着酝酿初期的理智,并不断利用一次次出奇把初衷打扮得就像代表惟一真相的肖像。他已经注意到气脉流畅的意义,他捉住凝神的衣襟,任其飘洒,都能够获取恰当的立足点。同时,这一方面的持续写作也可当成必要的治疗:利用最熟悉的题材将积习加以涤荡。他已经掌握了放荡与收敛的分寸,比如说,他懂得笔调随意一些之后,会有增益,也能造成适宜的局面,但是又不发放过多的通行证。那安放在诗中的庙宇形成了催促,他有多种办法把诗所生成的荣耀转赠给这座小庙。作为读者,我所关切的是,围绕着小庙,他将开展哪些妙喻?他如何赋予这个时光的载体浓烈的香气?他行文中如果说存在一丝焦虑,那就是诗在何时突然获得一支火把或一根香。如此,在阅读这样一首诗时,要翻查那漫不经心的语调下到底铺垫着什么。要是你说那儿有一串乡下祭司遗留的钥匙,那表明你触摸到了他在这些回忆录中反复攀援的夭逝气流。他当然想明白无误地讨论一种死亡,那死去的旧日,那旧日中丧失的人,几乎可以说,他任由自身去经受这样的考验:看一看能描摹出死神的几分神色?同时,他几乎见证了诗对痛失的次次补偿,他默自嘉勉,他塑造也被塑造的就是一个决不妥协的诗人形象。“诗使历史重现”抵消了其它场合上诗的消极态度。后来,这首诗强化了这个形象:写出如此枝蔓的诗人是合理的。诗如今变本加厉,把单独的活当成不朽的事业。在“我们”的历史一隅,有“我”、“我的”亲属,每个人隔着自我的形象看别人。而看到那归结到“我叔叔”身上的有神论,便是我时常讲述却无法标识的诗的诡谲,在“我叔叔”这儿,既有诗的规整的要求,更见诗法运行的轨迹。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