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终于赢得了诗的棱角分明  

2009-05-19 17:31:29|  分类: 细读和断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渡船被树影拴住,多年了
晚雾在对面山上
推涌,一座座,黑魆魆的宫殿。
坐在桥上看河,河水
比我们更有决心,长久地,长久地冲刷。
腐烂淤泥堆在岸边,我们的
石子每次都能击中——丑陋的坑。

泄气的水波掉落,开始,它是激越的。
陌生人将化肥背到对岸。
就像时间,搬移了,新的空间。
昏醉的空气摇曳无定,唉,总是这样。
坐上小船,我们回集镇去。
浪尖白烛宛如晓星,破碎,仿佛划向末日。
“明天去马大娘家看茶花?”
烧酒,醉话,阴森森的逆旅,黑线织成的忧愁的鱼网。

  (朱成《在罗甸河》)


  诗的一部分秘密在于如何形成合适的口吻。并无定法,可这可那——这是我们基本的认识,顽固而不可油漆。布罗茨基所谓“白纸上垂直的黑色单词淤块”也许是我们关于诗之形象与空间感的简要认知。如果后来者不能写出新颖,以便改善对事物的普遍认识,那么,他可以保持着与最高水平相齐的姿态。从一个个体的历史链条上看,他仍然可借用进化论来看自己的变化,如果他察觉到自己写得比以前更好,就给链条贡献了一个漂亮的圆环,尤其是一位年轻的诗人终于获悉变化的乐趣,他将抵达被无数高人斜睨过的风景区。与不少按部就班的诗人不同,卓越的诗人示人蓬勃的生趣。他是一个好学者、发明家:总是能在繁茂之树发现被轻视的比例。他改善了看与被看、这看与那看的比例。或可说,历代诗学都在厚此薄彼上逗趣与兜圈子,从而形成浩浩荡荡的环环相扣。一件事、一个人、一幅图像,给予了无限的入口,当诗人因视角的优越而猛然获得了诗神的跟随,就可以达成丝丝入扣。这个视角出现在一刹那,既是先知目光的遗产,也是野史的舒坦,那美好的感觉顿时涌上手腕。依旧在多个世纪就已相互依存的风物中开展诗与非诗的贸易,渡船、晓雾、小桥、流水如故,现在为了缝合你视野中的裂痕,它们乐意在准备卓越的诗人的生意中入股。一首后来的诗像它的祖母一般轻叹,其中所及,大体是镜像与观念的互相统一。于是,在某地,也就是在任何场所,伫立,也即无限地从时间智囊中取物,或可谓把脚趾的污泥在时间之河摆弄,直至恢复白皙的原貌;来如斯,去则与末日相仿,这呼之即来的逻辑一经说话者的筹措,就变得面貌一新,不新也无妨,逼近真谛的它那一步,已经被高人俯瞰。他的诗,哪怕是这仅有的一首,终于化作元诗的些许意识。就他那夜以继夜的踌躇来说,这一首诗的稳固特征以及濡染边界的愿望终于赢得了诗的棱角分明。这样,可以说诗是一种精妙的织物或建筑物。画在水面中可见,掷在睡梦中可循。形貌已具,若泥浆已构成大厦的血肉。我们对诗的认识因轻便的比喻而略有所动。即便是没有辞海中的新发现,这里还有观念的步入正轨。应当说,诗的快意在于它是对最高水平的亦步亦趋。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