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双边贸易  

2009-05-19 14:35:00|  分类: 《杜诗制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奴缚鸡向市卖,
鸡被缚急相喧争。
家中厌鸡食虫蚁,
不知鸡卖还遭烹。
虫鸡于人何厚薄,
我斥奴人解其缚。
鸡虫得失无了时,
注目寒江倚山阁。

  (杜甫《缚鸡行》)


  除了做经济学上的分析、佛学思想上的演练之外,这首诗还可用来介绍人与自然界的关系。不假思索的话,我们会看到摆在诗人面前的一组临时的矛盾关系:鸡虫、厚薄、得失。鸡与虫的势不两立的关系的被发现,实际上解释了诗得以成行的内在起因。不能在诗甫一开张之际,就有别致的素材伺候,诗可能会休业整顿,或不得已发明其他的牵牛花,以便点缀潜能的位置。鸡虫关系学是诗所求的任何一种崭新课程,也许平日里,诗人并不在意鸡能与他物发生怎样的关联——也就是说,他不会打破惯例来看鸡的处境。恰恰是一首诗变成了催产婆,帮助鸡认领或孵化了一层新颖的关系。所以说,诗成就了鸡虫之间的偶发渊源。由于这层关系所具备的外溢性,读者不免因此设想到诗人正处于溺佛的某个阶段。倒映于诗中的各种现实最终反过来证明了诗人曾有过怎样的一份目录,又有怎样的处境。那种快速形成的关联几乎遮盖了深究之下可能存在的虚设,乃至于读者来不及考证诗人当时有没有畜舍,又是否真的喝叱过仆人,就接受了鸡虫建立的伦理观。这也使我们自问:一首诗最重要的成分是什么?在真与善的选择上,诗选定了后者的话,是考虑到了自己的利益,并估算由此能与读者建立愉快的联系,或可言之,诗为了达成自我圆满,妥善地保护了事发现场,提供了另外一种真相:对“真”的谛听。诗要是一开始就致力于真,就必须天真烂漫于残酷的现实中,不损不溢,维护事物的自然状态。但是,要我们相信这首诗中所述的卖鸡的事由,就不免犹豫,并引入经济学分析套路。鸡食虫蚁这种以求自保而在人看来打扫环境的行为,应是值得鼓励的,起码是可以接受。不太可能存在少数的看法,哪怕是等级低一些的仆人,会觉得这种生物链是令人讨厌的。缚鸡而卖不但是豢养家禽的农家从圈养计划开始就可估计到的市场行为,而且在此诗中,卖出家禽的举措极有可能预示着经济困难:小奴拟追求一步到位的、现实的解困,而诗人不忍因此露了窘迫的家底,于是,在出售活鸡的缘由方面,小奴自作聪明地编了一个借口。这个借口首先形成了“缚→卖→烹”的命运交响曲,也马上造就了一次无休止的概念循环。诗人选择了维持原貌:继续鸡食虫蚁的局面。也即,继续揭不开锅,继续由生物界自己不受外部力量干扰地去谋求生态平衡。鸡、虫以及在此两者显示出的单一关系,都变成了借代符号——接待一批批读者到腹地参观旅游,尔后人手一份餐馆菜谱。两种生命载体巧妙地过渡至“厚薄”、“得失”方面的考量之中。在一边喝叱仆人一边又同情其主张的双边贸易中,诗并不以果断心志为快,刚好止步于这种左右摇摆的复杂心绪之间。因果无了,只好顾左右而言他。也不妨说,为了促使注目寒江这一别致的个人行为拥有压轴戏效果,诗人找到了一个得体的砝码,他为我们编撰了这个沾染佛家气息的事例。而且,如此穿梭手法使得这首诗有了主心骨,弥漫着可谓“元诗”的白细胞,以后的诗人们可以在事例上推陈出新,同步达到这类诗最高的氛围。我们顿时看到一些黑蚂蚁向它们的蚁后靠拢。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