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不时之需  

2009-05-19 14:18:47|  分类: 细读和断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张双人椅,我一个人坐着,
留空一大半。在公园,不太会有人
来占据那空出的一端。
人们可以进进出出于同一片空间,
让反复使用过的空气进进出出于彼此,
却努力避免在同一张水泥椅子上实实在在地休憩。
我将一条腿从地面上搬上来,于是
它靠向我,几乎与我一样高,我们像两个幽会的人。
草坪的边际,杉树排出一个柱廊,
之外,集装箱卡车展示着活动的广告墙。
那么高的杉树啊,它们似乎一直如此骄傲,从不
低头或回顾,向天空的窜升透出凶猛的脆弱。
我也站了起来,发现自己周围是一片绿草,
被刷上黄色脚印的慢跑道蜿蜒地分割、紧紧地包围。

  (得一忘二《秋日素描》)


  这张双人椅迟早要给诗带来什么,契机在于它有一天果真变成了奇妙的容器。它的命名所造成的空闲,于是趁机怂恿诗人试着一写。至少,它能保证诗的前几行不致不着边际。也可说,这张双人椅只需要一次赋形,之前它是混沌世界,之后则是朗朗乾坤,有着单一的意味:每次提及“双人椅”,其实就是在重温这首诗。
  但他并不打算写一首咏物诗。充其量他是在重启诗的开关,为自我演算诗到底可以怎样露出端倪。“一个人”的事先声明,其实也是独自遐思的产权署名。似乎微微听见“另一个人”在字里行间蹑手蹑脚,他莫非也想谛听诗需要借助他来达到什么目标?“人们”覆盖了这个未显身的知音,在诗的第四行,“进进出出”初尝了反讽的添加剂,乃至于“实实在在”也来凑热闹。这个复数插嘴后,快速地擦干了双唇。之后,诗通过类似复沓的方法,重新回到个人的命运中。正在难以为继时,草坪提供了一个小小的平台。
  这是诗的铺展逻辑之二:“双人椅”除了喟叹于“双人”的缺失,也不免令人窥探周边环境是否也出双入对。甚至可以猜测,诗人在构思这首诗时,早已抓住了这两个方面,以此判断是时候写出它了。“杉树”帮了大忙,联袂演出,才促使这首诗早日成行。读者也不会责怪为何让高大的杉树来分享这首诗里的孤独,除了“凶猛的脆弱”略显主观之外。
  这首诗利用诗人的三个动作埋下了一根不时之需的时间线索:坐、搬、站。即便是“杉树”离题千里,他都可以抓住这根弦返回。所以,我们可以多盯视“站了起来”一会儿,一方面它确实发生在诗人的肢体上,另一方面,它顺从了这首诗内置的呼吁。“站”这个行为既是提示读者他要离开“双人椅”,又表达了一种遵从心理。而且,双脚落地所产生的结果是,这首诗找到了自身的垫底,实现了软着陆:“绿草”的光临既在情理之中,又奉献了令人好奇的足音。没有什么比“绿草”更适合为诗渲染闭幕辞。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