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方寸之内的尺度  

2009-05-19 14:16:25|  分类: 细读和断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午的阳光有智者的温和,
它也老了,我说。
走过杨树林时,我想到了
无用的智慧,就这样
直挺挺地傻站着。
一排排,一行行,不猜度别人的心思,
不幻想房梁、课桌、枪柄、镜框,
更不做实用主义的新郎。
阳光梳通了它们的血脉,在它们
稀少的头发上,鸟雀像漂亮的发卡飞走。
在我有生之年,我也要像它们一样,
更加挺拔,更加无用。

  (森子《有生之年》)


  这首诗有自己的缺陷,但凭借迷人之处,躲开了人们的追踪。或可说,任何一首诗都存有缺陷,这种观念帮助你我树立信心,乃至忘却了发现可称之为“根本的缺陷”的责任。出于其他方面的考虑,我们倾向于讨论诗的迷人:那种并不令人困惑的、切实可靠的品质。
  不过,探索者中最积极的一些人,也可能止步于去诗中找到自我感觉的对应之物,而不会同意一首短诗中也有诗集才可能有的结构模型。我们懒得去总结方寸之内的尺度。
  似乎诗的发生从不遵守誓言所要求的深思熟虑,令我们惊讶的常常是诗变成了陌生的实验,而一首诗不显得陌生却又觉得好,其根由是什么呢?我们可能说它充满了感情。这样一来,万事大吉,并不需要找来温度计,测算我们的面红耳赤。
  这首诗行至第五行,就找到了主心骨,接下去的,就是有血有肉地使之人格化。“无用”产生了一种积极的反应,除了本身是诗绪的由来,在意趣上颇能周旋以外,还告诉你我平凡的树间时有奇花异草,喻示着关于诗的性质的共识这里有一个落脚点。试试看,改为“有用的智慧”,效果会如何?还有意外透露吗?
  无用之树,早在庄子的年代就得到了散文的照顾。如今,它仍然是人生观的折射。对“无用”疼惜有加,往往是打破了日常所见的玻璃,看见的已是一个孤零零的镜框:一种新的景况此起彼伏。
  言之“无用”,制造了一次塌陷,诗人与读者均可站得低一点来看人生。而且,“无”是包含在诗一开头所提到的“有”这个时空中。作为一种臆想之物,“无用的智慧”是在某一个关键时点被设想到的,而这个反常的时刻属于阳光的“有”。这就是这首诗最初的一个逻辑。
  之后,三个“不”补偿了空想。它们携手并进,不但加强了认识的合理性,而且显露了作者就某一确指形象进行量体裁衣的功底。可以说,诗的成败就在此一举。
  你我在写作中也时常碰到类似的需要:通过怎样的罗列才能为拟定的形体穿上一件彩衣。
  之后(确实有这么一种印象,这首诗本身就是一个前后交替的时间观念的展览),“阳光”再次献身,扫清了否定的语境,从事于“硬币的另一面”的浇铸。这里算得上诗的第三个发现:杨树林充其量变成了喻体。凭借这种直观的描绘,诗人完成了最后一次不露声色的表演。“我也要像它们一样”遏制你交换其中“我”跟“它们”的位置,然而,“它们”到底是指“无用的智慧”,还是“杨树林”?我想,应是二者的协调,“挺拔”的是杨树林,“无用”的便是杨树林这一次施展的某种真相。经由“无用的智慧”改造过的杨树林一开始是观念的写照,这时又作为行动的典范,诗悄然完成了一张一翕的举措,而提醒读者的是:我们的观念左右我们的行为,人生的奥秘在于你要将自己的遐想付诸行动。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