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陶诗研究(161——180)  

2009-05-19 13:43:01|  分类: 《陶诗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屡次游山玩水之中,诗的机遇就出现了:在他所刻画的田园范畴内,发现了其中一处“荒墟”。这便是诗意暗自形成的基因之一。当然,他可以因看见一只空悬的鸟窝而喟叹,或为一条干涸的溪流,或为坠入山崖的樵夫,而一一诉诸文字。由此,得出一个小小结论是恰当的:诗是特殊的风景带。
  
与之一同出游的子侄们并不构成危言耸听或舆论中心,他们是沉默的玩伴。他之所以不另述独自一人披荆斩棘,寻觅风景,也许是出于维护真相的考虑:晚辈们确实绕膝而行,全然不知他的感触,但他们的出现,实际上给予诗某种现实感,或者为诗塑造了一个以备不时之需的风箱,同时他需要诗中存在一个被教育的对象,以完成诗的教谕功能。

在丘陇之间,这个遗迹被当作单一的意谓来解释、接收,好比是他在荒野上为子侄们开设的一门考古学。但大家都默认了他的思路:遗迹说到底是今人时间方面的意识。

适时插入“采薪者”,这是为诗谋求一条生路;这种插曲因符合现实的需要,并不会显得冒失。它虽不冒尖,反客为主,但确实提供了一次转机。诗可以由此走入另外的途径。但在这里,他并不打算另辟蹊径,而是用之以确实一件事。“采薪者”扮演着赋予诗某种合法性的见证人,此人的介绍符合他的初衷。但是,此人如果另有说辞,不涉及生死宏旨,诗至此会出现混乱吗?真是这种状况的话,那时,不妨把责任往子侄们身上推,他仍然在诗中保有金刚不坏之体。

“人生似幻化,终当归空无”喻示着考古学突然变成了伦理课。应当说,这种形式的感叹并非他独有,但要注意的是,它是这首诗的闭幕辞、压轴戏。我们对他根据遗迹得出这样的结论几乎没有丝毫戒备,似乎找不到其他的根。这就是值得我们警惕的语言晶体。他在这里统领了他本人、子侄们、采薪者的意见。

 

当他眼前浮现出“怅恨独策还”的长者形象时,就把频繁的出游活动简化为某一次的踽踽独行。与子侄们的携带关系,突然中断了,此刻,景区也陡然生变。在孩子们面前,他是博学的、循循善诱的父辈,诗所要求的前景是历史风云的延续,他并不需要亲手触及朽木遗灶,尚可在茂林中给他们上课。或许,孩子们三心二意,并无十分认真的聆听,就一边撒野而去,也可能是他在“人生似幻化”的总结中转而意识到这种人生观对于子侄们太过颓废,索性脱离这拨青春的热浪,自我陶冶而去。

他描写了一次返程,也即,他需要一个同等的机会来观察与人同步时所忽视的景色。而一旦作为被山林吞没的个人,他的本性就凸显出来,也就有必要与山水有起码的肌肤之亲。也许,涉足山涧之际,他并无扭转“沧浪之水”的念头,也就是说,水之清浅与“濯足”的关系,在这里只是一桩确实发生的小事,而非对另一个早期诗人的屈从与溯源。

但是,返程又过于单纯,他吝啬于表露更多的脸色。由濯足的清水突然迈入漉酒的现场,确实有点迅疾,好像远远就闻见一只熏鸡的芳香。本来是两首诗分别去干的活,现在精简为一天中的两个镜头,为一首诗所包含。从写作的感觉上判断,我们也相信“濯足”与“漉酒”存在某种密切的联系,尤其是当我们把前者当成就餐前的一次洗刷(或更高级的说辞,“洗礼”、“沐浴更衣”)来理解时。

从诗句的布置上看,洗好的脚似乎不再有更好的立足点,索性饮酒作乐吧。或可猜测为,个人的惆怅经过山水的滋养,已经酿成了人生的薄酒。

明暗交加、欢苦相继,依然是这首诗的主题。只要他在聚餐时直腰站起,就不难搜觅到诗所需要的互补关系。或可说,化解怅恨的秘诀不外乎是找到美好事物的替代品,简言之,要真心真意去发现替代物身上的闪光点。

 

就“游斜川”时对风景的关照而言,至少有两条途径可待开展:其一,变成山水诗,仅限于风光旖旎的肯定,或使之构成自古而然的小组成员;其二,则稍微靠拢咏怀诗的肩膀,鉴别一下怎样的风光适合个人的承担。那时,邻居们都盯视他的作为,鱼和鸥的比划有待复议:借助文辞的翅膀实现质的飞跃。

他仍然有办法从集体活动中脱身,并把此类出游与聚会简化为私人的历程。天气也好,鸟鸣也罢,他都得在附和众议之外,再树立自身的规则:历历在目的此情此景还需在随后的咀嚼中回味。

从一开始,“吾生行归休”就生成了主旨,好像一首飘摇的诗找到了住址。这些摆放在心身之外的风物声称发现了诗人的心房。他的写作于是不得不迁就各种因果关系,任由外界的风吹草动倒映在被抓破的预定目标上。

到了这般年纪,他已有恰当的能力通过风景找到自己,或者说,他可以提醒身外之物惟独服务于他。于是,一次隐秘的对话擦拭掉了所有的痕迹,留在宴席上的那个人,只是灵魂出窍后的肉身。

应当说,限制在“今朝”与“明日”的逻辑关系之后,他一门心思直奔主题,已无心于从风景的回顾中看见别的端倪,也不打算违背确实存在的宴会热浪。哪怕是脱稿后读去,虽言及三个方面的情节,却无一波三折的效果,他也不拟多加补缀,正如“虽微九重秀,顾瞻无匹俦”粗粗设计的人生观,他已顾不上精雕细琢,简言之,这首诗只算作一篇游记,做一个交代。

 

诗,作为一种礼物,确实是一种奇妙的观念;从礼物的形态上看,它必须予人某种温馨与启迪,尤其是年长者赠送给晚辈时,它还同时是经验的结晶。作为礼物的诗,《示周续之祖企谢景夷三郎》,立即变成了彼此之间的纽带,他看你更有把握,你看他也如近水楼台,而且自我观照,也有足够的方便。

他打算告诉这首诗的关键读者一些怎样的信息呢?一方面要在他们面前树立老者的威风:这是我的人生。另一方面,他力求诗的容量,希冀在这种方寸之地,他们的现况能被诗的口齿所包容。在他看来,诗及时地总结了自我的处境,又波及他对其他人的评定。于是,这首诗意图打破现有的僵局,给予道义上的一次首肯。

他可以采取其他的措施,去倡导他的价值观,然而,诗,是首要的手段,它首先能在结构上提供一种舒舒服服的便利,通过它,他足以显示出左右逢源的余力。于是,当我们读到“负疴”的自我介绍时,他已找到了丝丝入扣的途径:以某种醒目的自我形象为基础,诗顿时获取了无穷的能源,即便是触及他人的底蕴力不从心,他也可以重提自我形象,从而回到诗的既定轨道上来。

在这种酬赠诗中,他可以区别对待受众的反应:给予三个读者不同的刺激。也可以一碗水端平,仅对他们的共性进行勾勒。如果他愿意拓展这首诗的篇幅,就可以去描摹三个人的特殊性,从而罗织出一件连体衣。但他显然止步于某种单纯的应酬性质,只是用它来传达一个声音:我是怎么想的。也就是说,他十拿九稳地估计了自己在他人心目中的地位。

看上去,他摒除了这首诗步入狂野的可行性。他并不打算在诗中向这些特殊的读者灌输诗的最新定义。他就事论事,对他们的处境给予了必要的关注。如果非得找到这首诗的价值中枢,那就是,它部分地肯定了言说的意义:他们从这里足够获得所需的支持,尽管它离诗学的自圆其说还差骏马的一日千里。这也说明,在诗主动搜寻自己的素材与题材的不请自来之间,还存在主次之分:这首诗,是被动地去消化已知的题材。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