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垂青的形式多种多样  

2009-12-09 20:06:00|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子畏于匡,曰:“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

  (选自《论语·子罕篇》)


  当我设身处地为孔子的遭遇而转忧为喜时,我钦佩他的自知与自信,以及他为身陷困境而构想出的“天”与“匡人”的关系模型。实际上,当他引入“天”的范畴时,“匡人”所营造的危机就暴露出其随意性、临时性特征。
  他给自己设定的一个身份或称谓在于“后死者”。他当然也意识到在他身后还有不息的后继者。可以说,这种意识一旦和文化滋润人心的责任结合起来,就变成正义的诉求,能适时地拯救内心出濒临渺小时的险情,可以想见,经过多次洗礼,他已从凡夫俗子的角色转换成唱独角戏的演员。他的心已不自觉地博大起来。在那么一个关键时刻,他已坚不可摧。
  匡人的围攻与冰释,自有其因果,起因在于和孔子长相相仿的另一人跟他们结下的仇怨,既然没有孔子种下的瓜豆,也就无需承担其中的税赋。所以,他拉入“天”来触及命运的门扉,其实,早已洞察到这里面的误会,或可说,他已提前找到推门而出的机关。他处于一个中介地位:“天”与“人”的牵扯之间,他先是凭意识觉察到匡人的愿望即将落空,后是体察到教化的局限性,光靠仁义体系并不能说服匡人,他只好认定“天”为不时之需。
  结合到我当前的处境,颇合圣人当时的情形。虽不见具体的“匡人”来扰,但内心里不时碰见“斯文”的敌意,有时,我狠狠决定不再操持文学双袖,但又被古怪的责任感轻易地诱降——到现在这一时刻,还是甘愿沉醉于诗的发明,似无其他的道路可走。除非天意要灭诗的深情与慈爱,否则,像我这般虔诚的作者必定得到上苍的垂青,我想垂青的形式多种多样,其中之一就在于我有一天情致笃定,不再心生杂念。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