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卡瓦菲斯示范:如何描写一组雕塑?  

2009-12-24 18:46:15|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就像你已经听到的,我绝不是新手。
我年轻时搬弄过很多石头,
而在我自己的家乡蒂亚纳,我是颇有名气的。
事实上,这里的元老院议员也委托我
雕塑了不少像。

      让我给你看
其中一些。瞧这个瑞亚:
可敬,坚忍,很老了。
瞧这庞培。这是马略,
这是保罗斯·埃米留,这是西庇阿·阿弗里卡卢。
我已尽我所能使它接近原样。
这是帕特罗克洛斯(我还得略加润饰)。
黄色大理石块那边站着的
是恺撒里翁。

最近一段时间我一直在忙于
雕塑一尊波塞冬。我正在特别
研究他那些马:如何准确地为它们造型。
必须把它们造得很轻
要能够清楚看见他们的身体、腿
不会接触地面而是在水上奔腾。

但这里才是我最心爱的作品,
用极度的细心和感情来做。
这件——那是夏日,很热,
我心头浮现完美的事物——
这件称得上是神授,这个年轻的赫尔墨斯。

  (卡瓦菲斯《蒂亚纳的雕塑师》,黄灿然 译)


  当我们试着去描写一组对象时,我们的体会是,如何将其中各个角色层次分明地交代出来。假设我们也看到了一群雕像,它们陈列在一起,我们从哪儿入手最得体呢?我们赋予貌似平等的各个对象以有差别的修辞,这种诗学思路有何不妥吗?即便是机会均等地描述各个对象,我们又当如何保持措辞上的敏捷,或者说,我们在这种词语对静物的展示的野心上,将如何同画家或雕塑家的感受区别开来?我觉得,卡瓦菲斯这首诗算是一次标准的示范:首先,他明智地增设了一种“你”与“我”之间的攀谈气氛,尽管他对于诗的读者数目从不提要求;诗的第一个小节,很轻松地投入了他熟悉的氛围中,可以说,通过这种自我介绍,他完成了一项隐蔽的工作:削弱以第一人称代言可能造成的不便。于是,当他所代入的那个雕塑师开始介绍其雕塑作品时,读者还可能沉浸在第一小节的虚构效果中。当然,对于他的同行来说,我们会注意他将如何逐一介绍那些雕塑及其代表的人物内涵。我们也许会有一个共识:尽可能避免平铺直叙,少采取排列法。我们赞成他的办法:使语言看起来一点也不费劲,诗的口吻不应比一个真的雕塑师在介绍自己的工作时更沉重。在他最初介绍的几个人物雕塑时,他都注意了附带言辞如何最大程度地呈现人的个性或他对这个人的看法。诗的第三个小节全部力气都花在“一尊波塞冬”身上。我们既可以从中猜测他对“波塞冬”的印象如何,也可以细察他如何有所区别地触及“一尊波塞冬”:第二个小节中那么多人物才相当于“波塞冬”一个角色所占的篇幅。从读者的审美感受上看,我们渴望看到作者写到一个人物时措辞上出现的趣味——这种趣味恰好又是令人觉得舒服的、新奇的。我们可以相信作者在写作的关键时机,也就是决定一首诗如何收尾的紧要关头时,已经预想好了一个“年轻的赫尔墨斯”来继“波塞冬”所营造的情势。事实上,他在第四节一开始就强调了“最心爱”这个修饰词,以便把前述雕塑都变成这一尊雕塑的陪衬,到这个时候,熟悉这些人名的读者,也能隐约窥探到诗人对他们各有怎样的态度上的厚此薄彼。然而,对于一个也打算描写一群鸟或一片树林的诗人来说,在诗的最后位置上揭示他最心爱的个体,也许并不能次次获取成功,卡瓦菲斯刚好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示范,但写作的魔力远不止是这个角度。

  评论这张
 
阅读(88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