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布罗茨基如何献歌给济慈?  

2009-12-22 17:12:28|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哀歌

无论是你勇敢地将我从太平洋钓出
还是我在大西洋边把你的壳撬开
现在已不重要。另一种海洋
如今侵蚀了看上去坚如岩石的东西
而且可以想像也在慢慢
潜入你的发式——既是冲刷
也是征服。而由于你的后裔
如今在这块大陆各地带来新的心碎和苦恼,
所以诚如诗人所言,你远在人类中,
而这,我希望,就是我们还有的共同点。
不过,他们只是半个你。在一个法庭上
你迷人美貌的遗产并没有
判给任何人,包括你自己,
而我曾以为它是不朽的。因为,尽管诸神或基因
慷慨地借出他们的物业——譬如,以供在这些区域
作一次试验——但最终他们是自私的;
无论如何,他们比你更虚荣,
因为他们永生。这跟在北方某地一个
被大雪封住的村子里租下的另一个寓所
相去很远,在那里你此时此刻
也许正端详着你那面轻薄的镜子,
它映给你的肯定不如我这同样浅显的
回忆,尽管对你来说这实际上没有差别。

1995

译注:诗人指济慈。




  在我这里,布罗茨基几乎是和奥登同时登场并对我产生吸引力的,我更欣赏的是他们之间可能存在的细腻的友情,比如布罗茨基认为奥登“他操心我一如母鸡操心小鸡”,然而,两位诗人在引文中出现的次数明显多于他们各自作为诗与散文的作者的出场,这是饶有趣味的,虽然读得不多,但似乎已承认他们纷纷打下的诗学基桩。把他们扭结在一起的是布罗茨基细读奥登一首诗的那篇杰出的散文,有了这种分量十足的工作,我就应不再心存疑虑了才是。可以说,刘文飞翻译的《文明的孩子》这本书,可以提供一个羽翼丰满的布罗茨基形象,它也是我经常向朋友们推荐的一本书,我也受益于那种阅读一首诗的虔敬与无畏。但是,我还想读一读布罗茨基的诗,网上很少有连篇累牍的现成译作,需要一点运气,才可能读到些许。比如黄灿然翻译的“四十一首”已经结集。其中十首可以立即搜索到。尽管黄灿然认为“布罗茨基是用头脑写作的最高级别者,他表现得最好的时候,其创新和发明直抵原创性”,但读完这十首诗,我多少有点不放心。我在阅读时,非常关注这个初设问题的答案是否存在:“我能够从这些诗句中学到什么新招?”当然,我也好奇黄灿然所谓的“他表现得最好的时候”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我很担心这半个句子是一种行文风格孵出的蛋。撇开原用写作语言的讲究不谈,光从这首译作中所排列的诗句来看,我所关心的是:一、嵌入其中的人称代词如何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致乱了方寸,在繁复与简洁之间取得平衡?二、济慈,作为这首诗的受赠人,他被呈现出来的形象如何服务于他完整的面貌?三、我们这个时期的诗人如何再去献歌给济慈,会采取不同的视角吗?四、他诗句中的哪些措辞,我们会多多少少觉得有点过时,也即,它们沾染着某些历史气味,一眼望去就令人想到某些写作背景,反过来说,如果这些背景较为重要,不了解它们的读者如何弄懂一首诗呢?五、具体而言,在诗的最后位置上出现的“镜子”,我们现在会不会嫌弃它,比如它太俗气或甜腻?我们又有什么办法替他打圆场,为之树立关于“镜子”的正确的世界观?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