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陶诗研究  

2009-12-20 19:17:07|  分类: 《陶诗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公曾一仕,壮节忽失时。
杜门不复出,终身与世辞。
仲理归大泽,高风始在兹。
一往便当已,何为复狐疑?
去去当奚道,世俗久相欺。
摆落悠悠谈,请从余所之。

  (陶渊明《饮酒》之十二)


当酒友们问起他心目中的人生楷模时,他总能从浩渺中找到一两个真人;他也必须把这种遭遇纳入组诗中,使之变成一股定力,好比是表决时那轻微却理性的小小比例。于是,张挚、杨伦的出场证明了人生在世的另一种状况,他个人的生存观念也因此获取了一种历史渊源:他属于一个可敬可爱的传统。

如果读者稍加留意,会发现这一次两个偶像的亮相方式不同于上一次颜渊、荣启期的联袂演出。

通过高度评价与再度肯定,他为这个已找到心灵归宿的非主流族群抹上一层鲜明的油彩,但他并不打算在这里重拾“枯槁”的准绳。不妨说,这两张迟来的面孔是在对早先所定义的“枯槁”的自觉纠正。或者说,要避免颜渊、荣启期那般的枯槁一生,必须像张挚、杨伦这样韬光养晦,躲藏起来,不受外界言论的侵蚀,以保证个人世界的自在与丰盈。

与其说这里充满着咏史与怀旧的情感,不如说这里折射出一种声明:“不复出”。他也意识到思想的多样性正迫使他采取守势——他并不能把自己所倡导的生活观念、张挚与杨伦的典范性作为最高准则,推广至近邻。

也正是在诗中,张挚与杨伦成为一种可信赖的典故;随着这类典故单一性意趣的沉积,这两人其他的形象被削弱了,不可再生。也正是根据这些先人在诗中已舒舒服服地落脚的现实性,他在修辞上获得了一股力量,足以抵抗酒后吐出的真言对他时时造成的干扰。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