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陶诗研究  

2009-12-15 22:54:32|  分类: 《陶诗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昔曾远游,直至东海隅。
道路迥且长,风波阻中涂。
此行谁使然?似为饥所驱。
倾身营一饱,少许便有余。
恐此非名计,息驾归闲居。
 
  (陶渊明《饮酒》之十)
 
 
与以前担任公职出差时的感受大抵相似,但也有因地制宜的差别,彼时可谓“望云惭高鸟,临水愧游鱼”,现在,人已在归宿之中,这里所生发的回忆与决心,无非是对自我息驾归居的做法的认可,也可以说,借助现在所体验到的人间真情与安居乐趣,可以评价早先自己对这种生活的种种憧憬是合理的、可行的。至于如今生活感受中的得失,或者眼下还有没有对一种更有品质的生活样态的设想,暂且不提。
 
独饮之际或与人觥筹交错之时,都允许自己恍恍惚惚回忆往昔,以便为组诗的铺陈赚取呼之即来的素材。这首诗的端倪刚好是一个清晰的故我形象,他看到了自身的三头六臂:过去的风貌汇聚而至。
 
远游的目的,他含混地认为是混饭吃,但应体察他对政治风波的不适应,也即他宦游的道路时时受阻,他的手足无法得到伸展。
 
他并不认为存在饮食之忧,实际上,喂饱肚子从来不是生活的目的,不过,他还需要含混地、谦逊地把自己从宦海中退出的举措混同于一种精神领域的行动。
 
在经历了一番回顾之后,“闲居”作为这首诗的归宿,为这一次诗绪的一张一翕递送稳健的尾声。这首诗的作法也提醒读者,他可以以现时的“闲居”这种合情合理的状态为落脚点,频频光临往昔的情境,把那些在当时不知所终的时间之流凝聚在今夕的开怀畅饮之中。简言之,他在此树立了一个典范:回忆如何造就诗意?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