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先贤的教化  

2009-12-14 20:52:08|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梓庆削木为鐻,鐻成,见者惊犹鬼神。鲁侯见而问焉,曰:“子何术以为焉?”对曰:“臣工人,何术之有?虽然,有一焉。臣将为鐻,未尝敢以耗气也,必齐以静心。齐三日,而不敢怀庆赏爵禄;齐五日,不敢怀非誉巧拙;齐七日,辄然忘吾有四枝形体也。当是时也,无公朝,其巧专而外骨消。然后入山林,观天性,形躯至矣,然后成见鐻,然后加手焉;不然则已,则以天合天,器之所以疑神者,其是与!”

  (选自《庄子·达生》)


  大马之捶钩者,年八十矣,而不失豪芒。大马曰:”子巧与!有道与?”曰:”臣有守也。臣之年二十而好捶钩,于物无视也,非钩无察也。是用之者,假不用者也,以长得其用,而况乎无不用者乎!物孰不资焉!”

  (选自《庄子·知北游》)


  子曰:“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

  (选自《论语·宪问》)


  以前舍不得买注本,赌气读《庄子》,仅靠一本厚实的《辞海》帮腔,常常不得其解,进展极为缓慢,读完一篇散文,要耗费数日,而且容易伤及决心,乃至下一次再读要彻底摆脱这一次的气馁才可。现在就方便多了,可以一下子找到许多注本,读起来省力多了。我想,在这个阶段重读这些古代散文,是在油漆自己的世界观。我宁肯相信这些先贤的道理,而不顾当代领先的观念撒下迷人的倒影。前段时期,我心有旁骛,显得心浮气躁,一下子就绝望,如果写不好一首诗,或者记录下脑海的诗句时总是不能得心应手,而且容易把这些烦恼变成生活中的插曲,从而伤及无辜;通过读先贤的只言片语,还是能找到凝神静气的妙诀,我觉得这是文化(更严格地说是我所认识的“文学”)的教化在起作用。《庄子》这本书的不少寓言都是同一双燕雀变化而来的,对我能起到端正态度的作用,警告我要舍得坐冷板凳。我隐约记得更早的一个时期,我是完全沉浸在诗学的思忖与研究氛围中,不为外界的各种风气所引诱,根本上不见丝毫的生活各方面的隐忧;我想,我能很快就恢复到这种状态之中。可以看到,最近几个月或一两年,我写的不少诗,都是以“诗”为主题的,一直在探讨我这个人与诗学的关系,不少时候有一些顾影自怜。这方面的写法估计还会继续,但现在应当有办法抵消那随时响起的哀怨笛箫所造成的影响。如果以开始上网的2000年为起点,算上来也有九年多,其间交了一些新朋友,其中一些朋友也显得故旧可靠了,但较少看到自己的作为能够引起广泛的反响,甚至在许多场合上听不到朗诵者打开我的诗篇;有时我对几首诗很满意,猜它们的才气或灵光能够漫溢到其他同行的领地上去,但很可能我失算了,按照先贤的观点,我这种“为人”而不“为己”的出发点是有问题的,我应当从旧我中不断脱身,不再承认那些过往的作为曾是最佳的自我。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