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不可或缺的粘合剂  

2009-12-12 21:24:14|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孔子观于吕梁,县水三十仞,流沫四十里,鼋鼍鱼鳖之所不能游也。见一丈夫游之,以为有苦而欲死也。使弟子并流而拯之。数百步而出,被发行歌而游于塘下。孔子从而问焉,曰:“吾以子为鬼,察子则人也。请问:蹈水有道乎?”曰:“亡,吾无道。吾始乎故,长乎性,成乎命。与齐俱入,与汩偕出,从水之道而不为私焉。此吾所以蹈之也。”孔子曰:“何谓始乎故,长乎性,成乎命?”曰:“吾生于陵而安于陵,故也;长于水而安于水,性也;不知吾所以然而然,命也。”

  (选自《庄子·达生》)


  这些天心智有点昏乱,不知下一步适合踏入何方,对诗学的理解几乎丢失了以前的枢纽,但是,通过阅读以及在潭前客厅里的来回散步,还是能恢复常态,继续献身于诗的莽原。妈妈晚上蒸糯米饭,家人都喜欢吃,就像是找到了生活湍流中的一座彩虹;今天刚好也是哥哥四十周岁生日,妈妈笑谈:下一个不惑者就是我了。我确实有必要抖落思虑的尘埃,重新认识诗送给我的种种信物意味着什么。不应当过多地思考诗的有用性,而是像孔子遇见的这位吕梁丈夫,“始乎故,长乎性,成乎命”,不必沉迷对他人异样生活的倾慕之中。我得再度找到书的意义,对于我所接触到的从不读书的亲友,我可以继续扮演一位福音传播者。看起来,我不起眼,可有可无,但是,冷静地关注这个人间,我所承揽的使命以及呈览的诗文,都是这个社会不可或缺的粘合剂。这一点我是虔信的。更何况当前中国言论的自由还很匮乏,人与人所能分享到的言辞刺激还如此稀缺。现在,我就在家乡持续地踩踏着气筒,给一只只彩球打足氢气,然后把它们升入高空,顾不上它们的命运。互联网正是这样一只任我踩踏的出气筒,而在十年前,我只在纸上、信札上打开想像的闸门,思想的湍流仅限于少数的同好之间回荡,现在,我的所思所想应当拥有多于那时的读者,而且,如果他们足够贪婪,也不会嫌我供应的养分太少。我一直在养浩然之气。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