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陶诗研究  

2009-11-02 20:59:16|  分类: 《陶诗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道丧向千载,人人惜其情。
有酒不肯饮,但顾世间名。
所以贵我身,岂不在一生?
一生复能几,倏如流电惊。
鼎鼎百年内,持此欲何成!

  (陶渊明《饮酒》之三)


他试图回答“名与身孰亲”这个大是大非的问题:以示自身始终在正道上,或正在为一只丧钟镂刻花纹。

他对世上人情进行了分类:一种人有酒不饮,一种人无酒可饮,一种人有酒即饮。三种人给予了关于“名与身孰亲”的三个答案。他也趁机作出了自认为妥当的选择。

他也观察到诗与其他箴言在抒怀达意方面的差异,诗与它们的一个重大区别在于:它能不断重述同一个观念,却总嫌太少,似乎总体印象还远未凑足。而箴言的实质之一是好话不说两遍。

在描绘“一生”的风貌时,他采用了一个习以为常的比喻。也可以说,要强化对“一生”这种总体性的认识,他务必避免多义与新奇,惟有使之快如闪电,才足以跟上诗绪的飞跃。而读者往往忽略“流电”还有其他方面的特性。我们确实需要在“人生”的几何课上穿插学习电流的物理属性。

饮酒,已作为一种身份的标记;饮与不饮,各有各的饮恨与饮誉,还不能立判得失。酒杯下若压着一张人生答卷以及对各种成绩的利弊估算,这酒也就变成了借题发挥的易燃物。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