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生日志愿  

2009-11-26 22:03:46|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日是我三十七岁生日(农历十月初九),父母邀请我回潭前吃晚餐和蛋糕。我没有太过复杂的感受,只是想摆脱“作为一个诗人”的形象来度过这个寻常的生日,并计划着摇身一变,从此不再踏入淙淙流淌的诗学溪水。但我还想着三十七岁的韩愈才刚刚在文学的视野上发力,看起来,这个年龄并不是可以抽身而退的机遇,我学不来兰波或梁宗岱的斩钉截铁,我在计划用未来十年成为一位卓越的投资专家的同时,仍然在嘀咕:我最适合干的还是写作。不妨把促使自己不再写下去的引诱或隐忧摆列出来,跟敦促自己务必继续干下去的因由,比一比谁的份量更重。有时,一想到儿子姓名中那个“文”字,就觉得自己没有退路了,虽拿不准这文学的火焰能否传递给下一代,但是,如果现在自己对文学的伺候失却了耐心,甚至为这份天职而羞愧,将来我怎么给儿子解释那姓名中的火焰?父母也不指望我还能有其他方面的发达,没有更多的要求,妻子也渐渐体谅我埋头苦干的事业的正当性。还有外地的三四个朋友,他们看着我、督促我,稍有变化,他们就能洞悉;我也不想从此跨出文学的沃土而令他们感到惊诧。我只是有点累,辩证法造成了紊乱。也许一本从外地寄来的书册中的一首佳作就能令我焕然一新。更何况《陶诗研究》和《杜诗制宜》这两项工作还远没有结束,我可不想成为一个后劲不足的逃兵。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