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陶诗研究  

2009-11-23 21:05:27|  分类: 《陶诗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松在东园,众草没其姿,
凝霜殄异类,卓然见高枝。
连林人不觉,独树众乃奇。
提壶挂寒柯,远望时复为。
吾生梦幻间,何事绁尘羁。

  (陶渊明《饮酒》之八)


终于,“孤生松”得到单独关照。也不妨理解为,“青松”在开端的亮相,类似“秋菊”在另一首诗开幕时的舞姿。问题是:如何端详这棵松树呢?是从它与鸟的密切关系入手,还是彻查它与人的情感依存度?

一开始,“青松”确有其物,是具体的一个对象,是“众草”遮蔽的一个特殊个体,但是,随着他目光的伸展或收敛,这棵松树其他的信息被舍弃了,它泛化为它所属物种的普遍性,或者纯粹地变成一种供人认识自我的契机。

“青松”与“众草”建立的关系,遭受了寒霜的洗礼,就像利益攸关的双方间突然出现一个仲裁者。也就是说,要衡量“青松”的品格,与之对峙的荒草起不了决定性作用,需要借助一种外力来明断是非。

“高枝”作为一种幸存物,被赋予卓尔不群的意义。而“寒柯”的插手,则为“青松”与“饮酒”的主题发生直接联系提供了虚实结合的勾搭。

“众人”与“众草”有何不同呢?青松的风姿真的能被众草淹没吗?合理的答复是,被淹没的是人心目中青松的风姿,而“青松的风姿”如果确有其事,并不会被淹没,它们一直在那里,只是人不方便看到而已,也即“不觉”。不过,“连林人不觉”也有多义:青松消遁在林中,犹如叶子迷失于叶丛、书隐藏在书库中,比起“异类”的遮蔽,同类的掩饰则更能使人浑然不觉,其直接的引申义在于:大隐隐于市。“独树众乃奇”含有一种轻微的讽刺,但也算得上难得一见的奇观:一棵树能为众人所称奇而非熟视无睹,已是不幸中的万幸。怕就怕在这里所说的“奇”仅仅是一种猎奇心理,并不能唤醒人群由“独树”追溯至“连林”的意识。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