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陶诗研究  

2009-11-10 22:21:50|  分类: 《陶诗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菊有佳色,裛露掇其英。
泛此忘忧物,远我遗世情。
一觞虽独进,杯尽壶自倾。
日入群动息,归鸟趋林鸣。
啸傲东轩下,聊复得此生。
 
  (陶渊明《饮酒》之七)
 
 
菊花不再是一种配角或装饰,在这里,它一口气奉献“色”、“英”,作为内容提供方,积极响应采菊人的需要。它被采摘之际,以它的细弱体现出人的特殊形象,那时,并不要求自己的风采尽显;之后的情况类似,当它作为一种观赏的对象,或者泡酒用的材料时,采菊人占有了它,却不因此感到愧疚,避而不谈菊花脱离土壤之后的命运。两种情况下,读者并不能看到更慷慨的对菊花这个物种的咏叹。我们只好依他。从眼前菊花的形色中,他一下子就找到了一种排遣忧虑的办法,这也是他对菊花作用的一次肯定:“忘忧物”。
 
除了忘忧的功效之外,菊花还涉足酒的芬芳主题。这个时刻,菊花仍然扮演着装点采菊人(赏菊人)的配角,为诗中出现有关琼浆的描述尽力铺垫。不过,一旦菊花产生出某种令人厌烦的副作用,他在菊花与酒之间搭建的关系,就会面目全非,这刚好告诉他的读者:小心提防菊花单方面的殷勤。
 
这首诗涉足某个真实的时刻,一个独酌的诗人,正在傍晚枯坐着,但是,要妥当地描述这样一个时刻中的自我,他必须寻找引发诗绪的载体——他得先环顾四周,找到一些藤蔓,才最终牵引到滚圆的中心。就在这时,他瞥见了菊花,并且意识到一提及菊花之“有”,就奇妙地让菊花与酒、人、诗发生了关联。
 
其实,在这首诗的开端,他也可以动用一只“归鸟”。我们也相信他有办法通过这只鸟的装扮,同样找到忘忧的途径,同样妥善地塑造出那个独饮的真实时刻。只不过,在我们目前所见的安排中,“归鸟”是作为次要的时刻出现的:迟于“秋菊”亮相所达成的相互观赏的时刻。然而,这种摆设在诗中的稍晚的时间载体,也充任着敲响诗的尾声的使命。在“日入”的时刻,众生皆噤声,而“归鸟”是一个“群体”的例外,偏偏它在林边鸣叫,试想一下,如果写作当时,他把“秋菊”与“归鸟”的位置呼唤一下,在这个逼近诗的尾声的时刻,如果是“秋菊”来演出,它将如何牵引出一个“啸傲”的独饮者形象?
 
归鸟的鸣叫就是一次前奏、呼唤,继而,“啸傲”的自我形象应声而落:一方面,这个形象借助鸟鸣已经透露了声音的意义,从而不致让读者觉得这个独饮者有些孤傲和无礼,反而使读者觉得那不可比拟的啸声是可与鸟鸣媲美的天籁之音;另一方面,诗显示出一种和声的协调性,诗句与诗句显示出夜幕下合奏的种种默契。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