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吮吸传统和爱的吸管  

2008-09-19 21:57:47|  分类: 《杜诗制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莽莽万重山,孤城山谷间。
无风云出塞,不夜月临关。
属国归何晚?楼兰斩未还。
烟尘独长望,衰飒正摧颜。

  (杜甫《秦州杂诗二十首》之七)


  至此,离目标、离那种心满意足的整体感,为时尚早,还无须考虑“避免重复”这一古训。也即,就所拟定的描写对象来说,他还不觉得供应紧张、货源短缺;这也正是组诗写作中时常碰见的那种时间观念,尽管它虚无缥缈,不易引人注目,这个时候,他偏向于铺张浪费,一个列入视野的对象往往较为庞杂、硕大,有时来不及精挑细选,与后来的紧张局面形成对照,日后,为了延续组诗的意图和气度,他不得不从上述硕大的题材中抽取被忽略的更为细小之物,浓墨重彩地加以运用。所以,这个时刻插入一座山,而不着山的边际与储藏,甚至不涉及一草一木,都不觉得奢靡、可惜。他自信以后能重回故地,取其丰韵,加以补偿。
  现在,环顾四周,在万籁俱寂之余,他恢复了视力——刚好,这首诗就是对各种晦明现象的描述。它不同于前一次屏住呼吸的倾听,在这里,诗受命于一次远眺的吩咐。它同时展示着两种必不可少的位置感:一者为诗人发明了一种容易传递予人的处境,一者就是这首诗在组诗中的座次。当他的读者不是因对草木萧条或繁茂的精确交代而触动时,我们可以根据自己受到刺激的程度来追溯其他的起因:正是笼统的山施予了一种不由分说的份量。这种在体积庞大且又不可捉摸的物体上的寄情,对于他的读者来说,已是一种长期的训练,我们几乎能轻而易举地接收到这些情感中的托付。换言之,我们的诗歌教学就是在山的四周进行的——现在已记不清从何时起,我们与诗人就山的各种意趣达成了共识。看山是山——使得我们通过热爱诗人而爱惜自己。
  我们也觉得没必要保持过分地警惕之心,关于诗人是如何从山的这边转移到那边的。山,从一开始,就作为一种背景,说服了我们这些望眼欲穿的读者,它仅仅是服务于“孤城”这个沾有政治气味的词。这个词来自于前一次的倾听,如今掉转头来,目光由外及里,鸟瞰这层时局风云。我们喜欢这股子事事关心的倔犟劲,丝毫不反抗,或提议走另一条道路来看世界。这是他的习惯,也刚好是我们吮吸传统和爱的吸管。不过,仅凭天象还不足以给时间一个明确的戳记,他意识到某些情况还未了;这种意识体现在诗中,就变得谦虚谨慎,也给诗的逶迤设置了路障——他一直没有涉足更具体的细节,从而也就没有破坏山最初的盛意。如果我们假设这首诗的写作时间要比上一首更晚(也即组诗目前呈现的次序遵循了先后有别的体例),这时,就不由得一惊:诗中所吐露的情形——他所未掌握到的战况——实际上恰好是这首诗的命脉;他为了在整个组诗中体现出这样一个令人担心的时间点,以便造成诗与诗之间的那种细弱的落差,而选择了开门见山。这样一来,山的重重叠叠并非诗的偶然触及,而是诗人经过长期训练,快速编织的、以便随时环绕的竹篱笆。
  诗的最末两句,我们也许嫌它们是累赘:前面已有视力的签名,也基本上完成了宏大叙事,可为何收尾时,宁肯坏了不言自明的好事,并拿小我的糟糕情境来垫底?至少,它们统辖了整片视线——使各种方位的目光归于一点上,也稳住了韵脚,与以前所布置的姿态保持了一致。本来,一首杰作在充入有关时间的观念方面,是不太愿意灌注多种迷人的时间走廊,以避免错综复杂造成的管理失序,但是,在这里,他并不打算精妙于如何结尾,也可说,他不拟在此熠熠发光。他要的是一种关于写的持续的意识与体现,于是,他宁可失却面子,把自己的容颜交给时间轻吻,就是要加深这首诗一直要给予的顾虑:一个孤旅中人认为一支军队的杳无音讯正是他个人的时间观念的一部分——本可紧攥的光阴,却有少许泄漏了,不知所从,这真是人生之谜。当然,目前的表情,也是他乐于显示给读者的一叠人格标签。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