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松枝的价值观  

2008-06-01 07:44:46|  分类: 《杜诗制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落落出群非榉柳,
青青不朽岂杨梅?
欲存老盖千年意,
为觅霜根树寸栽。

  (杜甫《凭韦少府班觅松树子》)


  类似搜觅已在类似诗篇中多次出现,乃至于读者浮想联翩,差一点就发现这位一心构筑周边环境的诗人的嘴脸。除了拿这些生活琐事、来往应酬移栽在诗中荒野而显现出一个捕捉诗之题材与疆域的传统之外,每首诗都在没收那些墨守成规的教徒的敬意。现在,我们几乎看不出这些诗有怎样特殊的能耐,归其原因,不免是我们被一条看似柔韧的纽带所哄骗,或可说,在这一根粗线条上,我们失去了擦拭尘埃、复原事物进展层次的能力与耐心。当我们一时难以辨别这首诗能造成怎样的改变时,它就溜出了我们瞩目的视野:因我们只注意到水面的浩瀚,却看不见他在右边留出的一地芳踪。也许,已缺乏这种机遇,凭此足以觊觎诗之腹地,如今我们所能做的无非是究其来历,观察一下诗是如何自我拓展的,幸运的话,就能获悉写一首咏物诗到底可以如何开展。我们多多少少也有这方面的经验,当心中仅存某物时,它就要压榨四周的芳邻,以便显露出当家作主的愿望。确实如此,一棵松树的课堂上,我们说尽它的好话,其中就包含对其他树种的轻微抱憾——而这种厚此薄彼的行径并不使人难为情,我们几乎是不假思索就完成了这种单方面的讴歌。于是,请山毛榉、垂柳、杨梅暂时勿扬眉吐气,靠边站,听一听这个时刻松枝的价值观讲稿。可以想像,其他品种在日后的某个场合上会恢复名誉,诗总是如此去濡湿自己的额外的疆土的,或可谓松树从中心变成了边缘,在大地上进行了多次扁圆的转换,乃至于我们终于发现更多的松针所指示的信息。在诗快速道破的借口之外,我们总是能发现被隐瞒的眉目。而带着几分假设再来观察这首诗中松树得到了怎样的衬托,会让我们获取进口顺差:摆在我们面前的这些植物很可能既是经济学标本,又是触及友谊的基石。在抑制“榉柳”之际,我们视野上实现了两次交易:一次是浮现在眼前的“榉柳”,这些先知很快就被闲置在一旁,转而我们辅之以所见过的类似松树来理解诗人的言行举止;一次是我们明显地感到无力回击诗人挑选的那个形象,轻而易举地被他卷入多种植物的逻辑湍流之中,以致我们认可了松树的手上到底紧攥着什么。当然,勤于质疑的读者又会想到:为何诗人一开始就拿“榉柳”来说事?没有其他的钥匙来开启松树紧闭的门扉吗?其中有多种原因,而每一种分析都使得阅读格外有趣。比如那施主一开始倡议的是“榉柳”,一下子就涉足诗人的环保主张或经济条件,促使他不得不乘虚而入,从“榉柳”多个能耐之中找出一种,一方面不驳回友人的面子,另一方面又狡猾地达成松松垮垮的目的。或许有过这般讨价还价,但紧接着你要问的或许是:“杨梅”的介入是否也曾是友人的提倡?我们不妨当“杨梅”是诗稳扎稳打的步伐之一,比如它是诗人的有言在先,率先剔除了这个可能的建议,也可能是“杨梅”在此含蓄地交代了这首诗的写作季节。在“榉柳”之外,再次延伸松树的课程,无损于诗的活力,其实如今的读者丝毫不会察觉到这里有什么不妥。我们在否认“榉柳”、“杨梅”出现在诗中的随意性之际,却又迷惘于它们已经删繁就简,变成了可有可无的装饰。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