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照相馆  

2008-03-29 20:11:16|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确有这样一些诗人,如果你看他们的文论或发言片段,会觉察到陌生感,其中提供了你所未知的素材,比如他们谈论你粗略了解的两三位外国诗人的夙愿或宿怨,那敢情就是一篇生动活泼的通讯。但是,要迟疑地去接受,至少迟于读过他们本人写的近作或其自称最佳作品,通过诗来鉴别与之相关的各种言论,应当是极为稳妥的对策。因为某种夸夸其谈的气息会在诗的具体铺展中化为乌有,或者某种奇特的个人视野会在诗的不配合下现出原形。散文在一位诗人那里,有极为明显的起伏,他不一定总写得很出色,这样,谈得最佳的那些言辞会遮蔽他的败笔,乃至于你误认为他吃的是草吐出的是奶汁。而诗几乎拒绝了一个作者的忽高忽低的发挥,它总是快言快语,对于前来询问的好奇读者,总在介绍它的作者的黑匣子印着几个字:立等可取。于是,你可以说诗是一间浴室,毫不犹豫地裸露了它的作者,也可说它就是一架相机,能避免诗人遁形。我这几年就是反复通过诗来衡量一位诗人住在多长横梁的屋里。只有在极少情况下,才仅仅凭他的散文,就断定这是高人。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