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神秘主义者  

2007-02-08 20:18:02|  分类: 日记及书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扪心自问一下如何?我的散文写作是不是放任自流的:虽然有一个小工具箱,但是往往夸大了它的能力,以为其中的工具能分拆、复原所有的文本?如果是,那就被安贝托·艾柯言中了:神秘主义者的过度诠释嗜好。幸好,我当前工作的基础是,观察一件文学作品的形成机制,判断有无更可靠、更得体的形貌,同时,反观这次次行动自身的形体,做出投机取巧的调整。理解到这一点,读者也许就不会怪我冒犯了谁,怪我侵犯了文学作品的底线。

  弗洛伊德分析一个个梦的方法仿佛又在怂恿我。一边读它,一边就想起了艾柯在《诠释与过度诠释》中谈到的两个例子,它们告诉读者,作者在文本中施放的某个情节终归要被发现为并非捏造之物,很可能与很久以前真实生活中的琐事相关。这正好也是弗洛伊德释梦给我产下的彩蛋之一。文本中的巧合、相似对诠释工作来说,是一种乐趣的由来,但极有可能对文本不产生丝毫贡献,而且从作者写作情景上看,他也从不会当这一条素材为有益的巧劲,好像是用重锤将此时此景敲进过去的辙痕中。典型的例子就是艾柯对《福柯的钟摆》这一书名的提醒:“……之所以命名为《福柯的钟摆》是因为我小说中的钟摆是里昂·福柯所发明的。……我从一开始就意识到有人可能会从中看出这位福柯与大名鼎鼎的米歇尔·福柯之间的联系:我书中的人物念念不忘于‘类比’,而米歇尔·福柯正好写过关于‘相似性范式’的书。作为经验作者,我对这样一种联系并不感到很高兴。这听起来的确很像一个笑话,并且是一个不很高明的笑话。”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