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秘密教会的主教  

2007-02-04 10:27:09|  分类: 《杜诗制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城尖径仄旌旆愁,独立缥缈之飞楼。

峡坼云霾龙虎卧,江清日抱鼋鼍游。

扶桑西枝对断石,弱水东影随长流。
杖藜叹世者谁子,泣血迸空回白头。

 

  (杜甫《白帝城最高楼》)

 

 

  谁能教我音律?我当一生师之。有人称《白帝城最高楼》为“杜甫成熟之拗律的代表作品”,我就是门外汉,只好听之任之,虽下决心,要赶紧学会其中套话,但也只是好胜心作怪,回家后,仍然求教无门,好似处于囚室。尽管还能去摸摸诗之金冠,占一点便宜,却只算是瞎子摸象,不能统揽全局。或可说,当代诗论都是摸象的感慨,是忍不住默想的束缚,非得诉诸墨香不可。不言或能自明,自命不凡则纰漏遍地。严格一点来说,所谓文学批评,从来都是打赌发誓,以吃独食为荣。如果统计一下杜甫“登楼”的诗篇,也许能发现作诗的普遍法则,却不能完全揣摩他为何在这首诗上要如此开销。诗的第二句、第八句确实打破了罐子,跑出来几只沉默的蟋蟀。而诗的第一句告诉我如何写一首这样的诗:从阳台所见的众多屋顶中找出其中一顶,那关于教堂的十字架,耸立,恍如耶稣遣来送礼的信徒。昨日,我确实写了《三段论》,便是受了他的教诲。我尊他就是秘密教会的主教。我会反思:当我反复看这首诗的开端时,会不会很快支配自己登楼远眺的经验?一开始读的几次,我根本没在意自我的经历,而是构想诗人的当时处境。诗的开头拥有的素材按理来说要比其后几句更丰富,更容易形成小气候,但是诗人并不纵使胆识,肆意妄为,还是中规中矩,立下妥当的协议。当然,我相信,如果他一开头就写道江水,也不成问题,体态也不至于扭捏。不过,即便是只涉及“城”、“径”、“旌旆”这一团体,也得小心他赋予三者的态度和象征。至少,“旌旆”也许就是一份忧心忡忡的策论。于是,一份有关视力的调查问卷展开了,他会继续扫描到什么?诗的第二句突然掉转头来,环顾自身,仿佛从彼处得一双眀眸,看到了最高楼上的凶险。“独立缥缈”可谓飞楼,也可谓眺望者,甚至“之”也可两解:一是“的”,一是“到”。其余各处,妙不可言,按下不表。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