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三段论  

2007-02-03 19:56:42|  分类: 新诗且新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诗的开初,大地混沌,

如提到耶稣,就能从空中轻浮的

尖屋顶看到严肃的主题。

不妨承认:诗是蛮力的结果。

 

如果,你当时看到的是清澈,

就会有其它的体验,不会否定:

诗怎么看都是一条鳗鲡。

接着,可以奉承它是一条江。

 

事实就是这般由小到大的。

说它是一棵树,谁又能反对呢。

现在,你可以谈及枝叶,

转而提一提繁茂就不犯禁了。

 

所以,稍快一点,说诗的乳汁,

你就赢得了尊重。这样,诗是

母爱,或是母爱特意撒播的

暮霭,都毫无疑问、人见人爱。

 

为什么不在诗的中途触及

庇荫?你可以通过重提树的威风

再次抓住无边无际的脑海。

于是,你假设树下有一位父亲,

 

人们怎么会情愿诗的孀居?

趁人之危,你赶紧谈一谈骚乱、

沉沦,不会造成什么障碍。

真遇见了什么,就谈一谈

 

冰霜,因为音调上还寄居

人们的同情心,于是秃树

就是一堂丰满的逻辑课。

诗就是救世主出现前的颓丧。

 

既然一下子就有了一个空间,

你还可以说有一只鹧鸪推开了

后门。结果是,这位女史官

带来了诗久违了的讽刺。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