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朵文集

moodoor@163.com

 
 
 

日志

 
 

赋予事物以动情  

2007-01-23 09:38:18|  分类: 《杜诗制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豁何时断,江平不肯流。稍知花改岸,始验鸟随舟。
结束多红粉,欢娱恨白头。非君爱人客,晦日更添愁。

 

有径金沙软,无人碧草芳。野畦连蛱蝶,江槛俯鸳鸯。
日晚烟花乱,风生锦绣香。不须吹急管,衰老易悲伤。

 

  (杜甫《陪王使君晦日泛江就黄家亭子二首》)

 

 

  关于游记诗或应酬诗,我也爱写,多是平铺直叙、据理力争,围绕事实打转,像深山里的游击队员。写完后再读,面目可憎,觉得往往不能搔到痒处。究其根由,恐怕是缺乏明目张胆的决心,下力不当,被惯用风烟卸去了干劲。所以,还得老老实实学习大家风范,找到一本正经。在我心目中,诗不可经常调皮捣蛋,不宜以险胜为长,在把握诗的萌动节奏时,不做灵感的保姆,更不是走过场的报幕员,而是既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我希望自己在写一首诗时不是懵懵懂懂,而是充分准备,了解到诗之正途,不为一个看似漂亮的意象服务,不过分追求形态上的迥异。诗无外乎两种开门的方式:一种是打开门扃,由外而里,一种是拔开门闩,里外呼应。前者务求每一步都是向真诗的靠拢,或言之,驱车奔向诗的真实厅堂,在处理各种素材时,随机应变,随时敏捷,为诗意的生成努力奉献;后者则要求妥善安排经验,既不能让它们惊扰了新贵,又不便用惊艳之举吓坏了这批旧臣,统称为“打开门来,兼容并蓄”。杜甫这两首诗正是一次示范,告诉我游记诗应如何做到合情合理,既不遗缺人际关系,又自然成活,不埋没了天造地设的自然界。为何近期越发认为杜甫诗篇乃后学者的正途?我想,他坚持了一些不易明说的原则,俯拾即是,不放纵那个写诗的自我,不去游览途径之外另觅芳踪,而是踏踏实实,就地取材,以无声无息的手法更新了旧貌。同样的风土人情,不一样的分解汇合,却容易让读者纷纷达成共识,这是了不起的本领。倘若事后下笔,记述游历,可以说有千条万条线索、小道,但是他从不缺乏抓住其中一个时机以一览全局的胆识,或者说,他总是能抓住最佳时机,让人心服口服,不觉得他在炫耀,也不会嫌诗放在刺目的阳光下曝晒。作为一位杰出诗人,他与天地万物的接触方式与别人无异,只不过,他总是能快速赋予事物以动情,即便是稀松平常之物,他也提醒读者注意到其中的曲折(也可说,他不断敦促读者注意到事物被遮蔽的常态),不生忌捏怪,却别有洞天,便于领会。看上去,他从不采用疾风骤雨式的写法,又不愁眉苦脸,让读者以为其中散布着犹豫不决。他消弭了那种事后容易被人识破的思考的节奏,于是,诗之节奏不是由诗人的惯用风格来判别,而是由读者自便:通过他们自身对所涉及事物的体验来赋予。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